圓通香港 » 文苑 »

張先賦:舊時居

這裏是我們平生第一處安身立命之所,東挪西借購置於二十年前。當年,我們夫婦都在偏遠的鄉下工作。記憶猶新的1994年,我每月工資二百尚欠兩元,而米價已達百斤百元。

2020-10-19 19:51

王賀鴻 :燈光

老遠就望見村子裏的燈光,如春天原野上盛開出的一朵朵花蕾,明麗而温馨。那時燈光給了我最深的觸動,僅是那淺淺的一束光芒,足以道出那般情意綿綿。

2020-10-19 19:45

窅娘 :人閒桂花落

那桂香,便也簇擁着緊抱成團,精靈似的,歡歡喜喜地四處奔跑。似乎,沒有桂香到不了的角落。也似乎,沒有桂香到不了的高度。

2020-10-19 19:41

林家俊 :尋找

當年,楊福賢跟隨謝晉元血戰四晝夜,打退了日軍無數次進攻,奉命從四行倉庫撤入租界時,卻被租界工部局繳械關進了“孤軍營”,在那裏度過了四年備受折磨而又前途未卜的生活...

2020-10-16 11:38

王唯唯 :當年投稿的那些事兒

剛開始不懂,一看到寫有我名子的鼓鼓囊囊的信封,高興得不行,當場拆開,結果心涼了半截,是退稿。幾次這麼一來,我明白了,收到鼓鼓囊囊的信肯定是退稿,收到薄薄的信,一...

2020-10-16 11:31

朱雨瑩:跳出舒適圈

所謂跳出舒適圈,並不是要放棄自身的優勢與長處,而是在現有的情況之下,去探索自身的隱藏潛能,為自己的生命增添斑斕色彩,為自己的未來創造更多可能。

2020-10-16 11:20

許冬林 :秋也無言

同樣的紅,紅葉比紅花一定沉重;同樣的黃,黃葉比黃花一定沉重。這葉比花多出來的那一點重量,是歲月的重量,是風雨的重量,是心懷謙卑的思想的重量,是全力以赴的意志的重...

2020-10-15 18:16

李傳璽:安徽人的身影

看老闆是一個小夥子,叫李國豪,不禁誇讚他開這樣一個書店了不起。他説這個書店從1926年就開起了,西南聯大時期,無論是教授們還是學生們都喜歡到這兒來買書讀書,總不能讓...

2020-10-15 18:13

劉家寶:瞞

​“天涯病後命如絲,豈復形容似舊時。有客相辭汴州去,傳聞政恐到吾兒。”明朝詩人程本立在《滇陽病起》中寫到自己漂泊在外,大病一場,命懸一線,而當有人要回到家鄉時,...

2020-10-14 15:43

木槿花開:翠萍有個菜園子

那個地方我去過一次,在火車站北廣場一帶,屬於新開發的城鄉接合部,寬廣的馬路兩邊有許多撂荒的土地。有愛好種菜的城裏人稀罕得不得了,見縫插針,開荒種地,種出了供自家...

2020-10-14 15:35

陳平:沒有到不了的明天——序《晚秋來信》

哲人説,能到達金字塔頂的只有兩種動物,一種是雄鷹,一種是蝸牛。臧瀟甘當蝸牛,沉心靜氣,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,避開塵世的車馬喧囂,用筆在內心修籬種菊,難得三十載矢志...

2020-10-14 15:29

劉政屏:第200種《吶喊》之謎

​變了三回的第200種《吶喊》版本,終於塵埃落定了,我的目標已經盯着下一個100種。雖然我很清楚第一個100種收集起來很是輕鬆,第2個100種雖然相對來説困難一些,不過收集...

2020-10-14 15:25

許澤夫:清心治本初試鋒——包拯在天長

你端坐大堂之後,兩排衙役的殺威棒搗得地板震天響,也搗在做賊的人空虛而惶恐的心上。 真相由此大白,而你過人的聰慧和以百姓為本的宗旨,讓千年之後的人們依然膜拜。

2020-10-13 13:03

張烈鵬:五十學藝

作為“霍邱作家羣”的一員,我自然深得其中要義。在學寫歌詞的過程中,我也特別注意以文會友,以友促文。我將自己的作品發給四面八方的文友,得到了大家的鼓勵、支持和指導...

2020-10-12 12:57

江文波:沉潛的詩人

詩歌創作畢竟要靠文本立足,低調的生活更有利於詩人潛心作詩。德潤説,他離詩歌的最高境界還有最後一公里。是啊,這是最艱難的跋涉,

2020-10-12 12:53
返回頂部